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网 > 时尚

【文采】生 死 夫 妻 (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1:29
摘要:陈多寿与朱兰花少年时结为夫妻。不料多寿患了疑难病症。朱家提出退婚。陈家无奈。可是朱兰花誓死不从,陈多寿也不愿退婚。婚后,他们小两口为了不让对方受害,坚持不同床不同被,直到多寿病愈才过夫妻生活并生育子女。 生死夫妻

(一)

这篇故事说的是两个邻家,一个叫陈青,一个叫朱世远。两人年纪都在四旬上下,也都喜欢下象棋。附近那些三邻四舍,闲时也到他们两家来看下棋玩耍。其中有个王三老,已有六旬之外,少年时也喜欢象棋,棋艺颇高。但近年来有个火症,生怕用心动火,不与人对局了,日常无事只以看棋为乐,早晚不知疲倦。
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下棋最忌讳的是观棋的人在旁支招。常言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旁观者支的招往往能改变棋局的形势,让赢家失利,让输家反败为胜。下棋的人有苦难言,要发作吧,不为大事;想不抱怨吧,又忍气不过,常常弄得不欢而散。
王三老观棋偏有一德:棋局未定绝不多嘴;到胜负已分再加分析,指出哪一步是先手,所以赢;哪一步是后手,所以输。朱陈二人下棋时,遇王三老观棋不仅不忌,反倒喜欢听他的评论。
这天,朱世远在陈青家下棋,王三老也在旁培座。这时只见外面一个小学生走了进来。这学生是陈青的儿子,小名多寿。他抱着书包进来,将书包放在椅子上,先向王三老叫声公公,深深地作了个揖,又向朱世远作揖叫声伯伯。见过了二位尊客,小学生才到父亲跟前说道:“告爹爹:明天是重阳节日,先生放学回去了,过两天才来,吩咐孩儿回家不许玩耍,要好好读书。”说罢取了书包走进内室去了。
王三老和朱世远见那小学生很有礼貌,口中夸奖不绝。王三老便问:“令郎几岁了?”
陈青答道:“九岁。”
王三老说:“想想之前孩子出生时,就和昨天一样,转眼之间已是九年了,真个光阴似箭,教我们怎么不老!”又问朱世远:“老汉记得你宅上令爱也是这年生的,是吧?”
朱世远说:“是的,小女兰花,如今也是九岁了。”
王三老说:“别怪老汉多嘴。你二人做了一世的棋友,何不再做个儿女亲家?古时有个朱陈村,一村中只有二姓,两姓世代为婚。如今你二人之姓,恰恰也是朱陈,这是天缘!况且好男好女,你知我见,有何不美?”
朱世远早已看上了陈家小学生,不等陈青开口,先答应道:“此事最好!只怕陈兄不愿。若陈兄愿意,小子再无话说。”
陈青说:“既蒙朱兄不弃,小子是男家,有何不愿?就烦三老作媒吧。”
王三老说:“明天是重阳日,阳九不利。后天是个大好日子,老夫便当登门。今天一言为定,出自二位本心。老汉只图喝几杯现成喜酒,不用谢媒。”朱陈二人这天又下棋到晚方散。
次日重阳节无话。到初十这天,王三老换了一件新衣服到朱家说亲。朱世远已先与妻子柳氏说过,夸奖女婿许多好处,财礼也不计较。王三老将此言回复陈青。陈青甚为高兴,择了个吉日,两家喝了一天喜酒。从此亲家相称,依旧下棋来往。

(二)
时光迅速,不觉过了六年。陈多寿长到一十五岁,熟读经书,原指望他去应试,登科及第光宗耀祖。可是运气不佳,忽然得了个恶症,叫做癞。初时以为是疥癣,不以为意。一年之后其症恶化,容貌也变了,弄得不像个样子:粉孩儿变成蛤蟆相,少年郎活像个老头子。
陈青只生了这一个儿子,把他看得比性命还重要,见他这个模样怎能不慌?连象棋也没心思下了。求医问卜,烧香还愿,为治病无所不做,整整地折腾了一年,花了不少钱钞,病势丝毫不见好转。夫妻两口愁闷万分。
亲家朱世远为这半子之情也一样焦急,早晚问安,捱过三年之外,没一点好消息。
朱世远的妻子柳氏,听说女婿得了这种病症,在家里哭哭啼啼,抱怨丈夫:“我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为甚么急急忙忙的九岁上就许了人家?如今可怎么好!不如那癞蛤蟆死了,也解脱了我女儿。如今死不死活不活,女孩儿年纪看看长成,嫁又嫁不得,赖又赖不得,终不能看着那癞子守活寡不成!这都是王三那老乌龟一力撺弄,害了我女儿终身!”把王三老千乌龟万乌龟的骂,哭一番,骂一番。朱世远向来怕老婆,凭她自己去骂不敢吭声。
一天,柳氏收拾橱柜子,看见了象棋盘和那些棋子,不禁勃然大怒,又骂起丈夫来:“你两个老王八,就在这几个象棋子上对了亲,害了我女儿,还要留这祸害干什么!”说着走到门前,把那象棋子乱扔在大街上,棋盘也撕成了碎片。朱世远是本分之人,见老婆发脾气,拦也拦不住,远远的躲开了。女儿兰花又怕羞,不好来劝,任她骂够了才罢休。
柳氏整天在家中骂媒人骂老公。那边陈青已听得些风声,先还将信将疑,待到满街撒了棋子这才明白其中缘故。陈青与妻子张氏两口商议道:“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咱们自家晦气,儿子生了这种恶疾,眼见得不能痊愈,却教人家把如花般女儿跟这癞子做夫妻,真是罪过。料女儿也必然怨恨。既便强迫她进了门,终不会和睦,也难指望孝顺。当初定这房亲事本是好意。可从长计议,不如把媳妇庚帖送还他家,任他另择良姻。倘然皇天可怜,我孩儿有痊愈之日,再给他定房亲事也不迟。如今害得人家夫妻反目,哭哭啼啼,我们于心何忍?”
计议已定,陈青即到王三老家来。王三老正在门口同几个老人闲坐说话,见陈青来到,慌忙起身作揖问道:“令郎近来病体好些么?”陈青摇头说:“不好。现正有句话要与三老讲,请三老到寒舍来一下。”
王三老连忙随陈青到他家室内分宾坐下。献茶之后三老便问:“大郎有何见教?”
陈青将自己坐椅挪近三老,四膝相凑吐露衷肠。先说了儿子病势如何的利害,又说了朱亲家夫妇如何的抱怨,之后说道:“事到如今小子也不怪亲家,只是自己心中不安,情愿将庚帖退还,任凭朱家别选良缘。此系两家情愿,并不勉强。”
王三老说:“这恐怕使不得!老汉我只管撮合,哪有拆散之理?倘若日后翻悔,老汉可担当不起。”
陈青说:“此事我已与老婆再三商量过了,别无它法。就是先前行过的一些薄礼,也不必归还。”
王三老说:“既然庚帖退去,聘礼也必然返还。但吉人天相,令郎之病终有痊愈之日,还望三思而行。”
陈青说:“就算小儿侥幸痊愈,也是海里捞针,不知何年何月了,岂可耽搁人家闺女?”说罢,袖中取出庚帖递与王三老,眼中不觉流下泪来。
王三老也觉伤感,说道:“既是大郎主意已定,老汉只得奉命而行。但朱亲家是知书达礼之人,必然不答应。”
陈青收泪答道:“今天是陈某自己情愿,并非亲家相逼。若亲家有疑虑,还请三老从中斡旋,就说陈某诚心诚意,不是虚情。”
三老连声说领命领命,说罢自己走了。
三老走到朱家。朱世远迎进屋里依礼而坐,连声叫妻子上茶。谁知妻子柳氏恨王三老做错了媒,任凭丈夫叫唤,不肯端茶出来。
坐了一会,王三老说:“有句不识进退的话,特来与朱大郎商量,请别见怪。”朱世远说:“有话尽管说。你老人家有甚差错,岂有见怪之理?”
王三老把陈青所言退亲之事备细说了一遍,最后说:“此乃令亲家主意,老汉不过传言而已,但凭大郎主张。”
朱世远听了王三老这句话正中下怀,当下便说:“虽然陈亲家贤惠,但怕以后又翻悔,反添不美。”
王三老说:“这话老汉也曾讲过。他主意已决,不必怀疑。宅上庚帖,已交付给我了,大郎请收过。”
朱世远问:“聘礼未还,怎么好收他的庚帖?”
王三老说:“他也说了,一些薄礼不用提起。是我老汉多嘴,说既然庚帖返回,聘礼也应归还。”
朱世远说:“这是自然之理。先受过他十二两银子,分毫不能短少。还有银钗二副,收留在小女那里,等拿来一并奉还。这庚帖可暂时收在你老人家这里。”
王三老说:“就是大郎收下也不妨事。老汉先回,到令亲处回话,明天来领取礼品。”说罢告别。
朱世远送客回来,将王三老所言退亲之事说与妻子知道。柳氏喜不自胜,将自己私房银子拿出来凑足十二两交给丈夫,又去女儿兰花那里要那一对银钗。
那女儿虽然不读诗书,却有志气。多日来听得母亲絮絮叨叨,今日又来讨取聘钗,明知是退亲之意,也不说话,走进卧房关上门在里面啼哭。朱世远已知女孩儿心事,对妻子说:“兰花心下不乐,想必是为退亲之事。你得慢慢劝说,不可造次。万一逼得太紧,做出意外之事咱悔之不及!”
柳氏听了丈夫言语,真个去敲那女儿的房门,低声下气地叫道:“我儿,钗子肯不肯还随你,何必使性!你先开开门,有话好好跟做娘的讲。做娘的未必不依你。”
那女儿初时不肯开门,柳氏连叫了几次,只得拔了门闩,叫声:“开了!”
柳氏进去在女儿身边坐下,说道:“我儿,爹娘为你许错了婆家,一直后悔。今喜得男家愿意退亲,正求之不得。那癞子一直不好,岂不误了你终身之事!今天把银钗还了他家,婚断义绝。如你这般容貌,还怕没有好人家来求你?我儿不要任性,快把钗子拿出来还了他们吧!”女儿全不做声只是流泪。
柳氏见女儿这般模样,又款款地说道:“我儿,做爹娘的都只是为你好,替你着想。你愿与不愿都跟我说,这样折磨自己,教爹娘如何过意?”
女儿发狠说:“为我好!为我好!但要退那钗子还为时尚早!”
柳氏说:“啊呀!两副钗子连头连脚也重不上二三两,甚么大事?若另许个富家,金钗玉钗都有。”
女儿说:“谁希罕金钗玉钗!从没见好人家女子吃两家饭。贫富苦乐,都是命中注定。生为陈家妇,死为陈家鬼。这银钗是我要随身殉葬的,休想还他!”说罢,又哀哀地哭起来。
柳氏没奈何,只得对丈夫说这门亲怕是退不成了。朱世远与陈青本是肺腑之交,原不肯退亲,只因老婆絮叨不过,才巴不得撒开落得耳边清净。谁想女儿这样烈性,倒是一重欢喜,便说:“既这样,别苦坏了女孩儿。你与她说明,依旧与陈家成亲就是了。”柳氏将此言对女儿说了,女儿方才收泪。
第二天,朱世远不等王三老到来,自己走到王家,把女儿执意不肯退亲之情说了一遍,将庚帖送还。王三老说了声:“难得,难得!”即往陈青家回话。
陈青对此退亲之事本十分不忍,听说媳妇守志不从,愈加欢喜,连连向王三老作揖说:“劳驾!感谢!虽然如此,只怕小儿病症不痊,终难配合。此事日后还要烦三老开言。”王三老摇手说:“我老汉今番说了这一遍,以后再不敢奉命了。”
却说朱世远见女儿不肯悔亲,在女婿头上愈加着忙,各处访问名医国手,赔着盘缠,请医生来诊治。那些医家初时来看,都说能医,到后来不见功效,渐渐地都懒散了。也有的拿着推荐书信到来,说大话,夸海口,要重谢,写包票,都只是有头无尾。

(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觉又过了二年有余。医家都说是个痼疾,治不好的了。陈多寿长叹一口气,请爹妈到来,含泪说道:“丈人不允退亲,访求名医用药,只指望我病有痊愈之期。如今服药无效,眼见得没有指望了,不要误了人家儿女。孩儿决意要退这门亲事了。”
陈青说:“前番说了一场,你丈人丈母都肯,只是你媳妇执意不从,所以又将庚帖送来。”
多寿说:“那是因为媳妇不知我心。她若晓得我自愿退亲,必然也放下了。”
妈妈张氏说:“孩子,你只须照顾自家身子,别牵挂这些闲事!”
多寿说:“退了这门亲,孩儿的心才能放宽。”
陈青说:“待你丈人来时,你自己跟他说吧。”
话犹未了,丫鬟报道:“朱亲家来看女婿了。”
妈妈躲过。陈青邀入内书房中。多寿与丈人相见,口中称谢不尽。朱世远见女婿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心中好生不悦。
喝完茶,陈青借故起身离去。多寿向丈人吐露真情,说出自家病势不痊,难以完婚,决意退亲之事,袖中取出柬帖一幅,乃是预先写下的四句诗。朱世远展开念道:

命犯孤辰恶疾缠,好姻缘是恶姻缘。今朝撒手红丝去,莫误他人美少年。

原来朱世远初次退亲并非本意,只是老婆逼迫不过。今天见女婿这般病体,又有亲笔诗句,口气决绝,不觉也动了这个念头。口里虽说:“说哪里话!还是将息贵体要紧。”却把那四句诗叠好藏于袖中,即便起身作别。
陈青在外间接着说道:“刚才小儿所言确出于诚意。望亲家委曲劝说令爱俯从。庚帖仍旧奉还。”朱世远说:“既然亲家吩咐,我且收下,容后再说。”陈青送出门去。
朱世远回家,将女婿所言与妻子说了。柳氏说:“既然女婿不要媳妇了,女孩儿守他也是白搭。你把他的诗意解说给女儿听,料想女儿能回心转意。”
朱世远把那柬帖递给女儿,说:“陈家小官人病体不痊,亲自向我说决心要退婚。这四句诗就是他的休书了。我儿自己想想终身之事,不要执迷不悟!”
女儿兰花看了诗句一言不发,回到房中取出笔砚,就在那诗后也写了四句:

运蹇虽然恶疾缠,姻缘到底是姻缘。从来妇道当从一,敢惜如花美少年。

(四)

自古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陈小官自家不要媳妇,亲口回绝丈人这件事传扬出去,就有张家嫂李家婆等一班靠说媒养家的一齐到朱家来议亲,说的都是名门富室聘礼丰盛之类。虽然媒人之口不可全信,却也说得柳氏肚里热乎乎的,巴不得即刻撇了陈家,许了别家。谁料想女儿兰花心如铁石,决不移情。看见母亲好茶好酒款待媒人,情知不为别事。丈夫病症不能痊愈,爹妈又不容守节,左思右想不如死了干净。夜间灯下取出陈小官诗句放在桌上,反复看了几遍,哭了两个更次,约莫爹妈睡熟,解下束腰的罗帕,悬梁自缢。

共 818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生死夫妻》改写自《醒世恒言》,讲的是:陈多寿与朱兰花少年时定下婚约。不料多寿患了疑难病症。朱家提出退婚。陈家无奈。可是朱兰花誓死不从,陈多寿被其坚贞之情感动,二人结为夫妻。婚后,他们小两口为了不让对方受害,坚持不同床不同被,直到多寿病愈才过夫妻生活并生育子女。故事最动人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朱兰花被父母所逼迫退婚,她为了表达“从一而终”之决心,半夜三更哭哭啼啼悬梁自尽一幕,令人动容;另一处是,陈多寿生癞病多年,一直无法治愈,早已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为了不连累照顾他三年的妻子朱兰花,于是偷喝砒霜酒,不料被妻子朱兰花发现,要与丈夫陈多寿同生同死,于是毫不犹豫地也喝下了砒霜酒……这一幕,最震撼人心,一对年轻夫妻恩爱无比的形象和画面,呼之欲出,让人感动落泪!好在用羊血抢救及时,二人生命无忧。真乃是“义夫节妇一片苦心感动天地,所以毒而不毒,死而不死,因祸得福,破涕为笑。”小说语言流畅生动,情节引人入胜,人物刻画细腻传神,将一对少年夫妻恩爱之传奇,娓娓道来,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对经典的推广起到了很好的传播作用。如能克服错别字,将是无可挑剔的佳作!推荐阅读!【编辑:纪昀清】
1 楼 文友: 2019-0 -19 14:49:2 谢谢社长百忙中为拙作点评。因用拼音法打字,很多字音同字不同,容易出错,自应加倍注意。幼儿大便干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便利妥拉拉裤和纸尿裤的优势
血管性痴呆的常见类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