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网 > 时尚

兵王狂少 第七十章 三魂之一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3:49

兵王狂少 第七十章 三魂之一

卡娅以为是毒素刺激到他的脑部神经,意识模糊之际才会想着将自己脑袋直接拧下来,意图减轻痛苦。所以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李川的双手锁住,用力一扯,将其从手术台上拉了下来,死死压着。

可惜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此时陷入癫狂状态的李川。只见他猛地站了起来,爆喝一声,身子拼命摆动,试图甩掉身后的卡娅。

眼看李川就要脱离自己的控制,卡娅狠狠地咬了咬牙,双脚往他腰间一夹,整个人紧紧缠上了李川的后背。

李川挣脱不开,直接背着卡娅往旁边的手术台撞去。

“嘭!嘭……”

一连撞翻了好几台监控仪器,手术室里面顿时凌乱不堪,地上全是散落的器材和电线,噼里啪啦地冒着火花。廖金昌和几个助手早就远远躲开,眼中满是惊恐,仿佛就像看到变异的生化怪物一样。

卡娅的嘴角已经渗出了一缕缕鲜血,可是她依然丝毫不肯放松。

足足闹腾了二十分钟,李川总算渐渐平复下来。只是他现在脸色苍白,七孔流血,乍眼看去跟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没有什么两样。

只见他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满目苍夷的手术室,嘴角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皇甫昕和卡娅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疑惑,因为她们都感觉到李川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陌生的气息,仿佛不再是以前所认识的那个人一般。

李川挣扎着爬了起来,忽然背后一轻。

“啪!”

卡娅终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跌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李川眉头一皱,将卡娅抱起来之后才发现她的后背插着几根狭长的碎片,已经大量失血。他连忙冲着缩在角落的医生喊道:“别愣着,赶紧救人啊!”

廖金昌惊魂未定,呐呐地説道:“你到底……到底,是什么怪物?”

李川瞪了他一眼,抱着卡娅冲了过去,恶狠狠地喊道:“如果你还不救人,我马上把你也变成她那样!”

廖金昌浑身一震,颤颤惊惊地指挥助手将卡娅放在手推车上,往另一个手术室奔去。

皇甫昕强忍着心头的惊恐,慢慢靠了过来,颤抖着问道:“李川?”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还没死。”李川用力拍拍脑袋,本来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下,没想到却吓得皇甫昕情不自禁地倒退几步。

“你真的是李川?”皇甫昕再次问道。

“我説你没事吧?怎么感觉怪怪的。先不説了,我的头很疼,先去天台静一静,待会再回来找你。”説完,李川径直穿过走廊,走进电梯里面直上dǐng楼。

直到坐在天台的围栏上,清冷的晚风迎面吹来,李川才感觉自己清醒了一些。刚才的那一幕实在太吓人了,就算説出来,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在心脏停止跳动的一刹那,他竟然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意识脱离了身体,飘进了一处白茫茫的xiǎo房间里面。在房间的中央,盘膝坐着一位花白胡子的老头。

老头一看到李川的身影出现,立马阴桀桀地笑道:“好xiǎo子,竟然这么快就让你找到了三块天魔甲碎片,上面蕴藏的灵气足够我掌控你的身体,嘿嘿……你不要怪我

兵王狂少  第七十章 三魂之一

,等到集齐了三魂七魄,説不定你还有机会重现人世。”

话音刚落,老头突然张开血盆大嘴,竟然是想要将李川活活吞噬!

李川虽然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直觉告诉他必须要尽快离开这个xiǎo房间。

当他跌跌撞撞地逃出xiǎo房间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出现了,他居然又重新获得了对身体的控制。而老头显然也跟着进来了,两个意识交织在一起,于是才出现了刚才状若癫狂的一幕。

而如今,李川却是融合了老头的一部分记忆,似乎一扇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门已经向他打开了一道裂缝……

好不容易将脑海里纷乱的思绪整理一番,李川长舒一口气,要想完整地解开其中的秘密,看来还得集齐所有的骨牌才行。

瞿哲彦身上貌似就有一块!

等到他返回楼下的时候,卡娅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她刚才不过是精疲力尽,加上大量失血才会暂时晕倒,现在已经没有大碍,随时都可以出院。

皇甫昕看到李川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凑上来关切地问道:“你身上的毒素清除了?”

李川微微一笑,扒下肩膀的衣服让她看了看:“早就清除了,我也是一时大意,没有想到那个骷髅的骨刺上所涂之毒竟然无色无味,而且让人毫无察觉。”

皇甫昕心头一喜,兴奋地説道:“那就好,刚才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李川温柔地抚了抚皇甫昕耳际的秀发,表情有些愧疚:“在拍卖会上我又跟瞿哲彦闹翻了,希望不会令你难做。”

“没关系的,既然他的手下害你差diǎn没命,那我以后不跟他联系就好了。至于我妈的事,慢慢再想其他办法吧。”皇甫昕真挚地説道。

这时,卡娅也走了过来,语气还是有diǎn虚弱:“你们还是回家再亲昵吧,这里可是医院。”

皇甫昕的俏脸微微泛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李川则显得无所谓,笑着説道:“那你要不要去我们那里逛逛?也好让我有机会尽尽地主之谊,毕竟刚才花了你四百多万。”

“不用了,我这次来只是确认你没事的。对了,你刚才买的那块东西去哪了?好歹也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我还没有买过那么贵的玩意呢。”看到李川死而复生,卡娅不由自主地再次想起两人经历过的那些生死场面。

李川苦笑一下,拍拍口袋尴尬地説道:“估计刚才在路上丢了。”他自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説那块骨牌已经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只好又撒了一个xiǎo谎。

“什么?”

卡娅和皇甫昕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好歹也是真金白银花了四百多万买来的,竟然转手就不见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可惜。

“别这样看着我,我也很心疼的。”李川微微笑道。

“得了吧,我看你一diǎn也没有心疼的意味。算啦,就当是你帮我完成任务的报酬吧,我先回英国了,有机会再见。”説完,卡娅不再停留,径直离去。

随后李川和皇甫昕也返回了别墅。

担惊受怕一个晚上,皇甫昕已经回房间休息了。

可是李川却睡不着。他走到了阳台上,根据脑海里的记忆,竟然开始一板一眼地施展一套极为怪异的动作……

宝鸡好的白癜风医院
济宁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沈阳好的治性病医院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天津欧亚肛肠医院董伟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