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网 > 娱乐

笔尖蚌含玄兔旨何深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9:21

蚌含玄兔旨何深,体用明来绝古今。雪曲唱高和还寡,不知何处是知音?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言下忘言一时了,梦中说梦两重虚。空花哪得兼求果,阳焰如何更觅鱼?  僧家亦有芳春兴,自是禅心无滞境。君看池水湛然时,何曾不受花枝影?   大梅法常禅师悟道因缘  明州(治所在今浙江宁波)大梅山法常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湖北襄阳人,俗姓郑。幼年即出家,从师子荆州玉泉寺。其容貌清峻,性度刚敏,具有超人的记忆力,“凡百经书,一览必暗诵,更无遗忘”。二十岁的时候,于龙兴寺受具足戒,后参礼江西马祖大寂(道一)禅师。  初礼马祖,法常禅师便单刀直入地问:“如何是佛?”  马祖道:“即心是佛。”  法常禅师言下大悟。  开悟后,法常禅师离开了马祖,前往四明(今浙江宁波市西南)仙尉梅子真昔日的隐居地,结茅隐修。  唐贞元年间,盐官齐安国师(马祖弟子)座下有位僧人,因在山上採集拄杖,迷路了,无意中来到法常禅师隐修的庵所。  那位僧人问法常禅师:“和尚在此多少时?”  法常禅师回答道:“只见四山青又黄。”  那位僧人又问:“出山路向甚么处去?”  法常禅师道:“随流去。”  那位僧人回去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盐官齐安国师。盐官道:“我在江西时曾见一僧,自后不知消息,莫是此僧否?”  于是便命令那位僧人回去招请法常禅师下山。法常禅师以诗偈回答盐官国师道: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  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  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  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后来马祖听说法常禅师在大梅山住山隐修,便派手下的僧人前住勘验,看他是不是彻悟了。  那僧问道:“和尚见马大师得个甚么,便住此山?”  法常禅师道“大师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这里住。”  那僧故意试探道:“大师近日佛法又别(大师最近讲法又变了)。”  法常禅师问:“作么生?”  那僧道:“又道‘非心非佛’。”  法常禅师道:“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他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  那僧回去后,把勘验法常的经过向马祖作了汇报,马祖大声赞叹道:“梅子熟也!”  后来丛林中便称法常禅师为“大梅禅师”。  后来,庞居士(庞蕴,马祖在家弟子,一个开悟的大修行人)听说了这件事,也想前往大梅山一探虚实。一见法常禅师,庞居士便问:“久向大梅,未审梅子熟也未?”  法常禅师道:“熟也。你向甚么处下口?”  庞居士道:“百杂碎。”  法常禅师向庞居士伸过手来:“还我核子来。”  于是庞居士便默不作声。  从此以后,大梅法常禅师开始住山传法,道望日隆,四方学者争相参礼。  法常禅师曾上堂示众云:“汝等诸人,各自回心达本,莫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至。若欲识本,唯了自心。此心元是一切世间、出世间法根本,故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心且不附一切善恶而生,万法本自如如。”  这段开示,言简而意赅,既揭示了禅宗之大本,同时也暗示了大梅禅师当初入道之所在,以及他一生受用之所在,转机之所在。  识心达本是修行的基础,心不附物,不落两边,是修行的关要。二边不去,心存彼此,则与道相背。请看法常禅师接引夹山、定山二位禅人之公案——  一日,夹山与定山同行,言话次,定山禅师道:“生死中无佛,即无生死。”夹山禅师道:“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二人互相不肯,于是一同上山,参见法常禅师。  一见法常禅师,夹山禅师便问:“未审二人见处,那(哪)个较亲?”  法常禅师道:“一亲一疏。”  夹山禅师复问:“那(哪)个亲?”  法常禅师道:“且去,明日来。”  第二天,夹山禅师又问。  法常禅师道:“亲者不问,问者不亲。”  禅宗最贵情不附物,不立一法,不废一法。金屑虽贵,落眼成病。“生死中无佛,即无生死”,妙!“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亦妙!然而,若把二者打成两截,贵一贱一,即不妙矣。法常神师的回答真是精妙绝伦。二人互不相肯处,正是“一亲一疏”,不是两边,又是什么?争什么亲与不亲?难怪夹山后来自我反省道:“当时失一只眼。”  法常禅师入寂于开成四年(839)春秋八十八岁。临终前,法常禅师仍不忘向徒众开示即心即佛之宗旨。  一天,法常禅师告诉徒众:“来莫可抑,往莫可追。”就在这个时候,室中的鼯鼠发出吱吱的叫声,于是,法常禅师接着说道:“即此物,非他物。汝等诸人,善自护持,吾今逝矣。”  说完,便怡然而逝。  后世永明延寿禅师赞叹法常禅师云:  “师初得道,即心是佛。  最后示徒,物非他物。  穷万法源,彻千圣骨。  真化不移,何妨出没。”  五洩灵默禅师悟道因缘  婺(wu)州(治所在今浙江金华)五洩山灵默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毗陵(今江苏境内)人,俗姓宣。少年时好学忘疲,准备参加科举,“登第以荣故里”。后来听马祖聚众讲法,承蒙马祖“振容而示相”,灵默禅师当下密契玄机,于是从马祖出家落发。受具足戒之后,灵默禅师遂留在马祖座下,勤苦修行,然久未透脱。  后游方,参石头希迁禅师(青原行思禅师之法嗣)。在途中,灵默禅师私自念言:“若一言相契即住,不契即去。”石头禅师知道灵默禅师是个法器,于是方便为他开示。可惜,灵默禅师不能领会石头禅师的意旨,便起身告辞,往外走。石头禅师坐在禅床上,并不理睬。  灵默禅师刚走几步,突然听见石头禅师在背后招呼他:“阇黎!”  灵默禅师刚一回头,石头禅师道:“从生至死,祇 (当作“祗”,只。禅宗典籍中,“祇”、“祗”往往混用,实际上,这两个字的意义完全不同)是这个。回头转脑作么?”  灵默禅师一听,言下大悟,于是便把手中行脚用的拄杖折为两截,决定从此罢参,住在石头禅师的道场里。  唐贞元初年,灵默禅师前往天台山,住持白沙道场,后又应阳灵戍将李望的邀请,来到五洩山驻锡弘化。五洩  灵默禅师的称号就是由此而来的。  关于他的禅风,我们可以从他接引弟子的公案中略见一斑--  有僧问:“何物大于天地?”  灵默禅师道:“无人识得伊。”  那僧又问:“还可雕琢也无?”  灵默禅师道:“汝试下手看。”  又有僧问:“此个门中,始终事如何?”  灵默禅师道:“汝道目前底成来得多少时也?”  那僧道:“学人不会。”  灵默禅师道:“我此间无汝问底。”  那僧道:“和尚岂无接人处?”  灵默禅师道:“待汝求接,我即接。”  那僧道:“便请和尚接。”  灵默禅师道:“汝少欠个甚么?”  又有僧问:“如何得无心去?”  灵默禅师道:“倾山覆海晏然静,地动安眠岂采伊。”  这三个公案,第一个僧人从空间上问什么东西比天地更大,第二僧人从时间上问世界开始之前和世界结束之后是个什么状态,第三个僧人问如何是无心,他们问的方式尽管不同,但都涉及到心性或者说佛性的问题。灵默禅师的回答很有意味,值得我们细心地去品尝。盖真如佛性无形无相,不即一切法,亦不异一切法;始终不离现前一念,现前一念即通三世始终;此性非动非静,然又不离动静;此性人人本具,个个圆成,无欠无余。明白了此理,即可契入佛心。  灵默禅师入寂于元和十三年(818),春秋七十二岁,临终前,曾以偈示众,云:  “法身圆寂,示有去来。  千圣同源,万灵归一。  吾今沤散,胡假兴哀。  无自劳神,须存正念。  若遵此命,真报吾恩。  倘固违言,非吾之子。”  当时,有位僧人就死后去向的问题,问灵默禅师:“和尚向甚么处去?”  灵默禅师道:“无处去。”  那僧道:“某甲何不见?”  灵默禅师道:“非眼所睹。”  盘山宝积禅师悟道因缘  幽州盘山宝积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生平不详。  一般人开悟都离不开善知识的随机点拨。而盘山宝积禅师的悟道因缘却颇为奇特,完全出乎人的意料。据《五灯会元》记载:  有一天,宝积禅师从市场上经过,看见有一位客官正在买猪肉,客官告诉屠家说:“精底(瘦肉),割一斤来!”屠家把刀啪地一声放在肉案上,叉着手说道:“长史!那(哪)个不是精的?”宝积禅师一听,忽然有省。  后来又有一天,宝积禅师刚走出寺门,就碰见一群人正抬着棺材送葬。送葬队伍的前头,有一位歌郎正摇着铃铛,拖着长腔唱道:“红轮决定沉西去,未委(不知)魂灵往那方?”而跟在棺材后面的帐幕下死者的儿子悲伤地哭道:“哀啊哀啊!”宝积禅师一听,豁然大悟,身心踊跃,当即跑回寺院,把自己的证悟告诉了马祖。马祖印可了他。  宝积禅师的悟道表面上看似很偶然,实际上是他功夫用到了一定的火候。如果功夫不到家,这样的场景碰见得再多,也没有用。这说明了一个道理:道不仅仅是在深山老林里,道就在日用中;法也不仅仅是在寺院里,生活中的一切,不管是有情的生命,还是无情的草木,它们都无时不在说法。关键看我们的心是否在道上。若能时时刻刻、在在处处都能做到心不离道、道不离心,那么,日常生活中,哪怕一个很平常的情景,都有可能成为你悟道的契机,就象宝积禅师那样。  宝积禅师离开马祖后,即北上幽州,驻锡于盘山,在此大弘南宗顿教法门。在北方弘传祖师禅法的,应该说宝积禅师算是比较早的一位。除他之外,当时北方传禅比较有名的还有赵州和临济二位祖师。  关于宝积禅师的禅法,我们可以从他的上堂法语中略知一二:  “心若无事,万法不生。意绝玄机,纤尘何立?道本无体,因体而立名。道本无名,因名而得号。若言即心即佛,今时未入玄微。若言非心非佛,犹是指踪极则。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学者劳形,如猿捉影。”  “夫大道无中,复谁先后?长空绝际,何用称量?空既如斯,道复何说?”  “夫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镜,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复是何物?禅德,譬如掷剑挥空,莫论及不及,斯乃空轮无迹,剑刃无亏。若能如是,心心无知,全心即佛,全佛即人,人佛无异,始为道矣。”  “禅德,可中(假若)学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若如此者,是名出家。故导师云:‘法本不相碍,三际亦复然。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所以灵源独耀,道绝无生。大智非明,真空无迹。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涅槃,并为增语。禅德,直须自看,无人替代。”  “三界无法,何处求心?四大本空,佛依何住?璿玑(音xuan ji,观测天象的仪器,此处喻自性)不动,寂尔无言。觌(di)面相呈,更无余事。珍重!”  宝积禅师临入寂的时候,仍不忘用画肖像的因缘,启悟他的弟子们觉悟自性本空的道理。  他告诉徒众说:“有人邈得吾真否(还有人能描绘我的真影吗)?”  于是众弟子纷纷为他写真,但都不契合他的心意。这时普化禅师从众人里走出来,说道:“某甲邈得。”  宝积禅师道:“何不呈似老僧(为什么不拿给老僧看看)?”  普化禅师于是打一个筋斗出去了。  宝积禅师笑道:“这汉向后如风狂接人去在(这汉今后疯疯颠颠的,接引学人)!”  说完,便入寂。后谥凝寂大师。  烟收山谷静,风送杏花香。永日萧然坐,澄心万虑忘。  萧萧木叶落,湛湛露珠悬。嘹唳冲云雁,凄清抱树蝉。  兴来美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 共 42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医院怎么治疗附睾炎呢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