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网 > 历史

绝世邪君 第四百七十章 顾峰【跨年更二】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2:10

绝世邪君 第四百七十章 顾峰【跨年更二】

热门推荐:、、、、、、、

虹云城南门,一众人沿途浩浩荡荡的逼近,领头的正是纣钟,近百的焚天宗弟子尾随其后,朝着西北方向逼近。

“快一点,别让他们走远了。”

低喝一声,纣钟欲要加速,而步履尚未落下,只听一声砰然巨响,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在他脚下划开,上面裸露出漆黑的腐蚀雾气,将砖瓦蚕食。

“什么人

?”

突然的异象,纣钟警惕的退后数步,贼眼朝前方无人的巷口探去。

在巷口中,一席裹紧的黑袍暴露,独自走到街道的中央,手中握着一把幽暗色透露出迷雾的巨剑,挡住众人的去路。

“劫你们道的人。”

挑起眉梢,來者正是秦石,黑眸中有一抹足矣让人沉沦的深邃。

灵力探出的从黑袍上一扫而过,却只感应到几分微弱的灵力,纣钟露出几分轻视:“喝,真是个不要命的家伙,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劫你们做什么?焚天宗…”

纣钟诧异的愣了愣,勃然大怒:“你既然知道我们是焚天宗,那想必你也做好受死的准备了,來人,给我杀了他…”

“是…”

下面的弟子得令,马上抄起兵刃,从八方朝秦石逼近。

被人群包围,秦石坦然自若的笑声:“呵呵,一年不见,焚天宗别的本领沒见精进,这嚣张的气焰却是不弱曾经啊…”

话音落下,袖筒举起,五指从中虚空的探出,只是柔和的颤动几下,秦石周遭的空气瞬间扭曲。

轰隆…

蓦然间,大地裂口数道裂口,根本不容焚天宗的诸人回神,直接将其震飞出数百米远。

突然的异象,吓得纣钟哆嗦一分,连忙朝后挪开几步,颤道:“你故意隐藏了实力?你究竟是谁?”

“想知道我是谁么?”

嘴角一笑,一道黑影,如鬼魅般虚空飘过,黑袍在飓风中泠泠作响,遮面的斗篷翻飞落下,秦石炽烈的眸子刺痛纣钟,嘲弄一笑:“你们焚天宗的灾星,复仇者…”

眸心对视,纣钟的神色戛然凝固,那略显稚嫩却充满熟悉的面庞,如噩梦一般的映入眼帘:“是,是你?秦石?”

不少焚天宗的弟子听到秦石二字,一抹沒來由的恐慌如滔滔江洪般泛滥,同时狠狠的咽了口吐沫,满目的不敢置信,一年前焚天宗的凄凉画面,再度浮现在各自脑海之中。

望着如见鬼的诸人,秦石冷冽的笑了笑:“呵呵,不错,看來焚天宗的人,还沒有完全忘了本少啊。”

“你沒死?你回來了?”纣钟颤道。

“栾慕华那老家伙尚且活着,本少怎么会死呢?”秦石呵斥一声,撇了撇嘴的蠕动下嘴角,紧跟着他如鬼魅般凭空消失,直接出现在纣钟的身前。

视野一晃,纣钟的瞳仁一缩,心生恐惧的颤道:“好强。”

他记得,一年前的秦石,不过才只有王灵境,如今竟然不借助外力,就能达到让他无法看清的地步?

只是虚空握拳,纣钟跟前的空间仿佛被抽空一般,剧烈的痛苦由心底涌上,噗一下跪在地上,吓得他连忙惊道:“你,你想要做什么?”

“倒也不做什么,告诉我洛家的人,朝哪个方向去了,不要说你不知道,我有千万种办法让你知道。”秦石的话,轻描淡写,却极度寒冷:“这,就是其中一种…”

咻…

不给纣钟反应的时间,幽冥剑直接在他的臂膀上划出两道血口,漆黑的腐蚀气息,不断的将其吞噬。

“额啊…”痛苦的嚎叫一声,纣钟的额头落出汗滴:“我,我说,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皱了皱眉,秦石蔑视道:“呵呵,你本沒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但是今天本少的心情不错,你现在告诉我,我倒是可以不杀你。”

“你说的是真话?”

“我秦石向來说一不二,信不信由你。”秦石眯眯着眼,不耐烦的道:“当然,如果三秒内,我得不到满意的答复,那你将选择信任的机会都沒有,而那时你也就知道我说话算不算话了…”

神色一转,纣钟深知秦石不是在开玩笑,连忙答道:“我说,我这就说,洛家的人朝西北方向去了。”

“西北么?”

自言自语的轻喃一声,秦石凝视纣钟,能够看出來他并未说谎,为此将幽冥剑松开,露出一抹邪笑,回身拍了拍手:“一鸣兄,这个交给你,让你亲手报仇吧…杀了他…”

话音刚落,在巷口中,洛一鸣和沁雪心等人浮现,洛一鸣狰狞着面容,毫不犹豫的举起刺刀,一刀刺进纣钟的胸膛。

“你……你骗我?”

痛苦由心传递,纣钟瞪大着血眸怒视秦石。

“我是说了,我不杀你,可我也沒说,我会放过你啊…”眯眯着眼,秦石的声音异常恐怖,直到纣钟惨死,他的嘴角才朝上挑起,令旁边的人都不由感到几分寒冷:“焚天宗,这只是报复的开始,接下來你们就等待无穷无尽的噩梦吧…”

“西北方向,我们走…”

呵斥一声,秦石扬起黑袍,在最前方扬尘而起。

西北方的幽林,何岩率领洛家家众,迅速的从中穿梭,由于不少人还带有伤势,速度并不算快。

好在有枯灯和风笛,洛河七怪,这些百年前的老怪物,和诸多炼药师协会的人在,帮忙分担不少。

“加快些速度,一会焚天宗的援军抵达,我就真的跑不掉了…”洛枫不断的冲诸人招手,吼道。

咬了咬牙,人群再次提速。

而就在前进不足百米时,一道凛冽的火光如翻腾巨龙一般,从远处贯射而入,逼近何岩的胸膛。

“何岩会长…”诸人一惊…

枯灯,风笛,两人神色凝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前,凝造起三道屏障,才将火龙挡下。

挡下火龙,风笛扶着何岩问句:“何岩会长,你怎么样?”

“沒事……”何岩摇了摇头。

“嘿嘿,现在沒事,可不代表一会沒事,我说诸位这么着急,想要去哪里啊?”一道讽刺的声音响起,数百名身着烈火长袍的人群从八方围上,其中领头的两人趾高气昂,悬浮于空的露出几分轻蔑。

看清來者的容貌,何岩等人心底一沉:“顾峰,杜建?该死,是焚天宗的援军…”

“呦,枯灯老鬼?风笛女妖?真是好多的熟面孔啊。”一头长发飘飘,顾峰负手的在人群中扫过,露出几分惊讶:“想不到,连你们都出面了,难怪纣钟那家伙不济,但我倒是好奇,和我们焚天宗作对,难道是知道自己寿元不长,想要讨个壮烈的死法?”

捏了捏拳,在百人的围剿下,何岩等人心沉谷底,一抹惊悚攀爬到面容上,露出几分绝望。

“少废话,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还轮不到你來点评我们…”枯灯老者站起身,挡在何岩等人的身前,凝视顾峰:“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來吧…”

风笛和洛河七怪,同时上前:“呵呵,焚天宗确实强大,可我们却未必怕你们。”

顾峰若有所思的沉默一会,恍然道:“哦,对哈,我都忘了,曾经的枯灯老鬼,风笛女妖,洛河七怪,都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啊,可是……”话音至此,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冷酷:“可那毕竟是曾经,从今日起这北方区域,就只有我焚天宗一派,给我杀了他们…”

得到指示,焚天宗的弟子同时动怒。

轰隆…

各式各样的武学,如同蛟龙入海一般,染红了半边天穹,蜂拥而至的朝何岩等人炮轰下去。

人群中一咬牙,洛枫和紫薯率先起身:“焚天宗不肯放过我们,我们跟他们拼了,就算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

剧烈的交锋,在林间展开。

“桀桀,风笛老妖,我來领会领会你的本事…”杜建俯身而下,掌风间带着滚滚飓风,将两棵参天古树拦腰劈断,笔直的朝风笛刺下。

两者皆是玄灵境巅峰,强势的灵压在地面上撕开几道沟壑,不少实力不济的人直接被震退出去。

“风笛,我來助你…”

神色一变,枯灯趁此机会,单手燃起道道幽火,朝着杜建的背后刺下。

砰…

不料这时,一道虚空的结界在他身前展开,顾峰侧身而下,挡在他的身前笑道:“嘿嘿,枯灯老鬼,你都这把年岁了,还是老实的在旁边观战吧,否则免得上去被伤到一二,弄的倒像是我焚天宗不懂得尊境老辈…”

“喝,这话,你让栾慕华來说,或许还有几分分量,而你这新起之秀的小辈,不配…”枯灯怒喝一声,掌中的幽火笔直的朝顾峰眉心刺下。

“不配么?”

顾峰轻喃一声,旋即倒是露出几分轻蔑,眸底下嘲讽的笑容越发深邃,旋即只见他虚空挥手,枯灯如遭受到巨鼎碾压,竟生生的被控制在半空中,噗一口鲜血喷出。

在巨大的压力下,枯灯老态的身躯距离哆嗦几分,不敢置信的盯着顾峰,颤道:“这力量……小子你突破到天境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QQ咨询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网上咨询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咨询热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