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网 > 美食

【荷塘】哭泣的山梁(儿童电影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6:36
摘要:直到这时我才觉得姑姑姑夫的感情深不可测,同时我也感觉到我确实已没有那种渴望回城的信念了,一切都已习惯,可我又必须携着生离死别的痛苦离他们而去,我的心一揪一揪的疼…… 儿童电影文学剧本

哭泣的山梁

上集

一、深秋浅冬 日外

1、一个长长的大杂院。
四壁贴满了标语、大字报,风张起的纸沙沙地响,地下铺了一层厚厚的纸屑和枯叶。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名叫跃跃,扎着两根小辫,穿着褪色的红线衣东张西望,急急慌慌从门洞外跑进长长的大杂院,秋风吹乱了她稀软的略带浅黄的头发,并遮盖了她的眼睛,她不时抬手哗拉几下,枯叶砸在她头上身上,狂风卷起了满地的纸屑挟裹了她,手里似乎紧攥着一样东西,跑着跑着哐咚跌倒在地下,撒了满地药片。惊恐地瞪大眼晴,一粒一粒很小心地拣着,拣完之后急冲冲地往家里跑……
画外音:这一年我们家特别倒霉,爸爸总也不回家,三妹病了,四妹和小弟被人领走了,妈妈和姐姐忙得要死,我想,我该给妈妈做些事才对。

2、室内 日内
床上坐着三十多岁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病孩子,脸色通红,鼻孔一张一缩,双眼微闭,一脸菜色,焦急不安。
地下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正拧着湿毛巾给病孩退烧。
门哐咚开了,跃跃进屋怯生生地走近母亲,然后把手里带土的药片给母亲。
母亲:(一脸惊愕的):“怎药片泥成这样,也没包纸?”
跃跃:低了头不言。
姐姐从跃跃手里接过药片,推了一把说:“甚也干不了,走开!”
跃跃退在一边,可眼睛却不停地随姐姐的忙碌转动着。
姐姐用小刀把药片刮干净,然后切成几块,看样子是要喂病孩药了。
跃跃急忙惦起脚拿暖壶倒水,倒中间碰翻了杯,水从桌上淌下来烧了脚,跃跃一惊,跺跺脚,咬住唇死忍着。
姐姐:(夺过暖壶白她一眼):告你走开,咋不听呀!
跃跃随声走开,见姐姐端了水,她又忙着拿了药片揍近小妹本想往嘴里塞,却一紧张差点塞进鼻子里。
姐姐(冲脑袋给了她一刮):你少添点乱好不好!

3、室外,日外
跃跃站在门口惘然地四顾着,一脸的愧疚,眼里涌了眼水……
画外音:我多想长大呀,长大了可以帮妈做事,其实我已经长大了,只是姐姐和妈妈不承认。她们老嫌我碍手碍脚。给三妹倒水烫了我的脚我都不吭气,我想喂三妹药,可药片儿真不听话,惹姐姐生气还不让我靠近他们。家里是够凄惨的,可我更觉自己可怜,没人关心我饿不饿,还嫌我是个赘累。
跃跃抹抹眼泪,坐在门口双手托腮仰望着天空,一阵嚓嚓的脚步声响起,跃跃巡声望去--
一个四十岁的男人低着头,肩上搭着条破麻袋,双手擦进袖筒里,唏溜唏溜吸着清鼻涕,踏着纸屑嚓嚓地走了来,走中间突然站下,怔怔地望着满院的纸屑,闷闷地骂了一句:造孽!弯腰把纸屑聚拢起耒一捧捧地收进麻袋里,墩了墩,扎好口,提着朝跃跃走来。跃跃用好奇的目光望着男人,男人并没有认真看跃跃,只把麻袋放在门口就进了屋里,跃跃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男人。
画外音:我认得他,他是团庄来的,我管他叫姑夫,一副鬼精灵相。

4、室内,日内
母亲(见男人眼里就涌了泪):姐夫你来了?
男人:唔
母亲(抹一把泪水):姐夫,这光景你也看见了,打虎不离亲兄弟,有困难我也只能麻烦自己人。
男人(坐在炕沿上,摸出烟袋抽烟,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说吧!
母亲(目光僵直地盯着一处):我想求你和我姐替我带个孩子,晚上我常加班开会,孩子们吃不上饭,进不了门,睡在门口,这不小三着了凉,已经烧了七天昏迷不醒,我得带她住院。我把小四小五让他四叔带走了,我看你把老二跃跃带走吧。
男人眉宇一挑,沉默。
门缝间露出跃跃一双眼晴往里瞧着
母亲(小心地问):姐夫,行吗?
男人(慢不经心):带几天行,带得时日长你姐也不能总在家里看孩,她得到地里挣工分。再说,眼下粮食紧缺,多一口人就多一张嘴。
母亲:我会见月给你送粮。
男人:外带十元钱抚养费。
母亲(面带难色):那就得拖一段,他爸不开资,我挣三十来块,老三眼瞅着住院,大妮子还得读书。
男人:那不行这吧,横竖我跟前也没个一男半女,你不如给死我一个做伴。
母亲(意外且惊愕):她爸不在,我做不了主。
男人(稍有不悦):又不是给了别人,就是她爸在,我往他要俩,他不敢给一个。
母亲低头不语。
跃跃的眼睛。
画外音:姑夫是很有些威严的人呢,好像比母亲还厉害!
男人:不改名不改姓,只把户口办过去算我口人,队里给分一份粮食就行。这不是既解了你的难处,也合了我的心事,你再考虑考虑。
母亲依然低着头。
姐说:妈,不行的,爸不在家,你不能一个一个把弟妹们送走,我大了,我可以不读书!
妈(厉声):闭嘴!
跃跃瞪着惊愕的眼睛,从门外挤进来走近姐姐问:姐,给死是什么意思?
姐姐(白她一眼):傻瓜!
跃跃就又把目光移向母亲,母亲将脸扭向了一边。
跃跃(怯怯地):妈妈,“给死”的意思是啥?
妈妈眼里涌了泪……
跃跃(把目光移向男人):姑夫,给死一定不是件好事,你看妈都生气了!
姑夫(把跃跃向自己拉近,攥攥她的胳膊,并用一只手按按她的肩膀):你妈不是生气,你妈是在决定一件大事哩!
跃跃(逼视着男人)那你说“给死”是啥意思?
男人(想了想):“给死”的意思就是去乡下看小兔、小羊还有小狗。
跃跃(亮亮的眸子,笑了):妈我愿意“给死”,就让我去给死吧!
姐姐白了她一眼。

二、分别,日外
5、大杂院很多的人,姑夫扛了麻袋,拉着跃跃走。
妈低着头跟在身后,姐姐哭得很厉害。
有人问:跃跃去哪呀?
跃跃:给死呀,给死有小兔小羊还有小狗!
问话的人互看着缩脖子捂嘴笑,跃跃逐一看着杂院里的人,很自豪的神气。
画外音:看,她们都在为我高兴呢!只是妈妈老低着头,好像她脚下有永远也看不完的东西。姐姐怎么总哭?她是眼气我给死吧,平时我可是不喜欢姐姐,她老撺掇弟妹们不跟我玩,可这时我觉得姐姐怪可怜的。
跃跃挣脱姑夫的手回头站着看姐姐。
姐姐突然跑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又跑出来硬往跃跃的包里塞。
跃跃(意外地):姐,这是你的衣服,你咋尽往我包里塞呢?
姐姐哭出声来了。
跃跃:姐,你不要哭,等我“给死”回来了也给你捉好多的小兔小狗,行吧?
姐姐(气急地):你真傻,“给死”就再也回不……
妈妈猛然捂住姐姐的嘴,姐姐跺着脚却说不出话来。
姑夫死拉硬缠扯着跃跃走,跃跃困惑地望着妈和姐,直到再也看不见。

三、野外,日外

6、一辆马车在凸凹不平的河谷里颠簸,扬起漫天的灰尘。车上坐着姑父、跃跃,马车夫的歌声响起:
满天星星没月亮哎――
等到啥时也没指望。
鸡叫三遍打五更哎――
梦了一夜一场空!
姑夫笑了:日你妈灶头,浪荡了半辈子了,还指望甚哩,心里再想也是人家的人。
灶火一仰脖子又唱:
一出门则一声唱哎――
布袋袋里装了三妹妹的像,
哪阵阵想起哪阵阵看,
俺俩的情谊刀割不断。
歌声止,姑夫低下头:唉!
跃跃坐在装了标语纸的麻袋上颠来倒去坐不稳。马鞭在空中甩耒甩去,不时噌在她脸上,她看看姑夫又看看马车夫撇嘴有些想哭。再看看黑沉沉的山,荒芜的草,空旷的沟谷,眼神里有了恐惧。她缩了缩身子说:
我不想给死了,我要回家。
姑夫把她往身边拥了拥说:快了,就快到家了。
跃跃说:我要回我家!
姑夫说:对,那就是咱家。
跃跃说:就不跟你一个家。
姑夫胸有成竹地笑了。
马车夫“驾――”抽一鞭马,马一溜小跑去远……

四、傍晚团王庄,日外

7、破落的村庄,上空飘了缕缕炊烟,有驴叫,牛叫声。村里有孩娃们跑上跑下,村街上有一个女人翘首朝村口张望。
马车在小庙前吱呀停下。
村里有声音传来:“马车回来了――”
女人就朝村口飞奔着跑来,村里的孩娃也稀拉着朝村口跑来。
姑夫从车上抱下跃跃,卸下麻袋,提了一个小皮箱。正忙着。
女人就来了,齐耳根的短发,泼辣利索,风风火火。马车夫趁人不注意,把红手绢包着一样东西递给女人,女人迅速地装进大襟下的衣袋里,并看一眼姑夫并没有注意就把目光落在跃跃身上说:呀,谁家的孩子?
姑夫扛起麻袋,提了小皮箱,自豪地:从城里领来给我做闺女的。并下意识晃晃手上的皮箱以做炫耀。
女人就蹲下来望着跃跃:恁水灵的娃,咋来这鬼地方受制?你爹叫甚?
跃跃说:沈县长!
女人:哟!县长哩闺女?可不得了,你妈呢?
跃跃:老齐。
女人:啥?老齐?
跃跃:就是老齐呀,别人都这么叫。
女人:怎女人还兴叫老啥老啥?俺村里只许工作组才敢叫老这老那的。唉!(很惆怅的样子)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蛤蟆就得跟上圪爬。像俺吧,嫁给李家就叫李嫂,李婶,俺的各字都给抹了。妮哎,咱都住上头院,上头院的院长就是我,这谁家和谁家吵架生气,谁家离婚闹事都找我,俺娘家姓赵,就叫我赵院长好了。往后谁欺负俺娃就来找我,听清楚了?(女人说话间不停地用眼瞟着马车夫,很兴奋的样子。)
跃跃像是听懂了院长的话,抬头看一眼姑夫又把目光落在女人脸上说:听清了,赵院长。
围观的娃们哄地笑了。
姑夫说:别听她逗俺娃,叫大娘哩!
跃跃:院长,大娘!
女人笑了,眼却早已膘在车夫那里去了。
姑夫拉跃跃往前走,跃跃却不停地回头看女人,并四处张望。
画外音:这是啥地方呀?天是灰的,地是灰的,树也是灰的,村庄破破烂烂,连人都穿的又破又脏。这满世界的人就好像院长大娘有那么点点亲,也许是她的头发和妈妈的一样吧?我的心有点儿一揪一揪的疼。
跃跃扯着姑夫的衣襟,蹒跚着东张西望地看,身后跟了许多女人娃娃。
有人喊:小侉,小侉,一分钱买俩!
跃跃就更紧地依着姑夫。

五、姑夫院内外

8、姑夫站在一家大门前,有果树、粪池、猪圈。
姑夫说:这就是咱家!
跃跃张大眼睛四顾着,随姑夫走进一个四合院,屋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头上挽着骨朵,身上穿着有襟布褂,哟,咋才回来?(接姑夫肩上的麻袋,以为很重,一使劲,闪了一下)甚?
姑夫:烂纸,打纸瓮用。(随着从背后拽跃跃出来推给姑姑)
姑姑惊喜:呀,俺孩来了?
姑夫:不是来了,是回来了。她爹让人家逮了“黑帮”,她妈上班忙不过来,三妮子病的厉害,要咱给她带个孩子。我寻思,反正咱也没个一男半女,不如把她要来给咱作伴,有了户口,队里还能多分一口人的口粮。
姑夫边说边解下纪腰带打身上的土。
姑姑一怔:逮了?(抱起跃跃看姑夫的脸)革命了半辈,咋逮了黑帮?
姑夫:甚也不要说了,跟形势哇!

9、室内,夜内
屋内有烟和气,火上坐着将沸的茶壶。昏暗的油灯下,炕上坐着三口人,姑夫姑姑笑眯眯,有趣地望着跃跃。
跃跃局促、胆怯、陌生的样子。
炕上滚了些核桃、红枣,姑夫抓起红枣说:“吃吧,都是俺娃的,往后管我叫爹,(指姑姑)管她叫妈!”
跃跃睁大眼睛:不!我妈说天下除了她是我妈谁都不是!
姑夫笑了:你妈把你给死我,就是让你叫我们爹和妈,往后团王庄就是你的家,记住了?叫一声爹我听听?
跃跃就慌慌地往炕角里缩:“我不想给死了,我要回家!”
姑夫姑姑就相视而笑。
夜出奇的静。跃跃眼里涌了泪惊恐地望着姑姑和姑夫……

六、积肥,日外
10、西囗囗,晨
东边的山微白,打鸣鸡此起彼伏地叫。远处有吆喝牛羊的声音。古道上姑姑和跃跃分别背着挎篮,姑姑拿着铁锨,跃跃一手提着扫帚。一手柔着眼睛,一副未睡醒的样子,俩人相依着走。
跃跃说:我冷。
姑姑说:动弹开就好了。
耒到一个集体的大粪池旁边,姑姑说:就在这里吧。(指着马路上的枯叶)说:去把那烂叶扫起来往挎篮里收,背回咱家粪池里年底好换钱给你买新衣裳。
跃跃放下挎篮,手里拿着扫帚,就一下一下扫起来,扫中间把手放在嘴前用气暖手。
姑姑先是用铁锨聚拢着路边的落叶,然后四下看看没有人,就到集体的粪池铲着粪往筐里放,速度很快,铲满后又把枯叶和土蒙在上面,背起来急急地走了几步又回头对跃跃说:扫吧,把边边上的肥都扫起来。
跃跃站直身子怔怔地望着远去的姑姑,嘴一撇一撇地想哭。一个小小的身影,被风吹拂着。
画外音:我多想妈妈呀,可我知道我已经回不去了,姑夫明明说给死的意思是看小狗小猫的,可真正给死了却是要我叫他们爹和妈,天下的大人最会诓骗人,我被姑夫无情地诓骗了!妈妈,你还要我吗?

共 2589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令人荡气回肠的长篇儿童文学剧本。剧本具有广阔的历史背景,客观地反映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乡村生活的画面及人物真实的内心世界。跃跃的父亲是县长,由于被审查,经常不回家,跃跃妈妈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几个孩子,有些力不从心。就把最小的女儿和儿子送给了孩子的四叔。而三女儿跃跃非常懂事,她想帮妈妈做事,但总是帮倒忙。跃跃的姑夫从团王庄来,母亲本想让他带走跃跃住一段时间,姑夫姑姑膝下无儿无女,他想让跃跃过继给自己养育。跃跃一开始以为是好事,开心得不得了。当她到姑夫家时,才知道受了骗。姑夫人很精明能干,也很疼爱跃跃。年终分钱时,他的比别人多一大截。他把钱借给那些没钱的人一些,回家挨了姑姑的责骂。然后,要钱的任务自然落到了跃跃头上。跃跃上学了,本想和院长的儿子一起当红卫兵小将,跃跃亲爹是“黑帮”的事传到团王庄,姑姑家因此受牵连。为当红卫兵小将,跃跃去找院长大娘,她亲自给跃跃缝了一个。可上面写成了“小红兵”,别人都喊她黑五类,跃跃不想上学了,于是每天下地捡粪。党老师来找跃跃,想让她接着读书。为了显示自己一心为公,把捡到的粪倒进了公家的粪坑里,被姑父教训一顿。跃跃无意间发现了院长大娘和灶火叔好的秘密。经历了肥皂丢失的风波,姑夫对跃跃的品性大加赞赏。母亲和姐妹们来看跃跃,她既高兴又难过。剧本以一个儿童的视角,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风云变幻,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波澜壮观,人物朴实,性格鲜明,值得细细品味,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7-06-25 00:48:4 感谢陈老师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 楼 文友: 2017-06-25 08:17:02 剧本以一个儿童的视角,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风云变幻,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语言幽默风趣,人物性格鲜明,耐人寻味。
 楼 文友: 2017-06-25 08:17: 6 问候陈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7-06-26 19:08:55 欣赏学习精彩文章,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纸尿裤和拉拉裤哪个更舒服
小孩口舌生疮
治疗孩子积食药品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